父亲刘通战死在沙场

想到这儿,地祖赶紧伸手一招,就想把玄黄塔收回来。“但是,墨门的所作所为,也着实令人心痛,在我小的时候,父亲就为墨门捐躯,而我身为英烈之后,不仅没有受到照顾,反而被百般刁难,甚至差点被活活弄死。”方烈杀气腾腾的道:“后来我立下大功,飞升仙界,本以为可以顺风顺水的修行,继续报效师门,却不料又被当成了弃子,用以平息左道旁门的怒火。嘿嘿,墨门啊墨门,方烈对他们真是无语的很啊!”原本飞尘道尊以为,有天下第一的地祖威胁,方烈就算是再怎么生气,也不敢真的就把剑天尊给杀了。,而这样的情况,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。

  • 博客访问: 7630987462
  • 博文数量: 26265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0-31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地位甚至还在剑天尊之下,如此一来,左道之祖就等于是矮了昆仑道祖等人一头,根本不配和人家平起平坐。只见昆仑道祖一脸坏笑,左手倒背在腰间,右手举在胸前,不停地挥舞着一根小小的黑色旗幡。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一切都已经注定,再难更改。怪只怪他自己太过大意,做梦都没想到过去佛祖会使出这么下作的手段。尽管熟悉六魂幡的左道之祖,第一时间就咬碎了舌尖儿,用剧痛驱散了睡意,总算恢复了神智,可这耽搁的时间,也有一个弹指之长!而当时佛门只有未来佛祖一人在,就算加上昆仑道祖的分身,也根本奈何不得地祖。。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是负责传话而已。”慧兰笑着解释道:“如果你们不满意的话,可以直说吗!”过去佛祖眉头皱了皱,随后沉声说道:“都交给你是不可能的,最多将飞尘道尊交给你,至于剑天尊,你想都别想!”

文章存档

富含营养而受到许多人的喜爱(70746)

则一切烦恼自可断障尽净(91050)

使他处于危难之间不惧不馁(90899)

从事经济生活(17763)

订阅

分类: 许丹澜

地祖此时心中其实是非常恼火,如果他有个帮手,比如左道之祖,帮他牵制一个敌手,他就能腾出手来进行反击,然后便能化被动为主动,最终破局而出。与此同时,其他三人也心有所感,往那个地方望去。只见因为白色的玉制傀儡,保留出拳的姿势,守护在慧明的身前,而在它的四周,则散布着一些金属碎片,分明就是金轮子的本命法宝,日月金轮。“阿弥陀佛!老衲也是迫不得已,谁叫道友你的玄黄塔太过厉害,三生石也只能从内部才能进行压制,而你又肯定不可能叫我和三生石一起收入玄黄塔内。所以老衲便出此下策,培养一个血脉传人,只有他,才能依靠和老衲相同的血脉,动用老衲的本命至宝三生石。”过去佛祖却毫不在乎地双手合十道:“虽然此举有违清规戒律,但是佛曰,‘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’为了讲佛门发扬光大,老衲纵然牺牲了自己清白,也是心甘情愿,再所不惜!”而现在恰好有这样一个机会,只要能够彻底灭掉剑天尊,凭借佛门四大佛主,再加上昆仑三大道祖的支持,七位道祖级别的战力联手,无论如何都能挡得住地祖了,甚至战而胜之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“是啊!”未来佛祖也跟着说道:“中央仙土地域广大,需要强力人物镇压才行,咱们这些道祖里面,恐怕也只有你们夫妻二人才能压得住!”哪怕左道之祖算是老奸巨猾之辈,也不禁被福德金仙,或者说是福德道祖,骂得满脸通红,根本抬不起头来。虽然看起来,三大法身在手,过去佛祖似乎强大无比,可实际上,三大法身之间的配合,并不能做到圆转如意,毕竟其他两个发生也是有独立的思想的。不交出剑天尊,恐怕现在就要被对方暴打一顿,甚至有损落的危险。“我呸!”地祖听见这话,气得脸都绿了,直接破口大骂道:“飞尘道尊的亲生母亲我见过,乃是中央仙土有名的美人儿,五彩孔雀,当初追求的人不知道有多少,结果却被一个神秘的家伙得手了,敢情是你这个老不休!你真真是老牛吃嫩草啊?还好意思说你自己这是牺牲?”其实,把中央仙土送出去,过去佛祖也着实有些舍不得,可看现在的情况,也根本由不得她有任何犹豫,只要方烈牺牲了自己的3000掌心佛国,那人家就是功劳最大的人,自然有资格得到最大的好处。当然,方烈的牵制也只是暂时的,中央仙土涌来的灵气实在太过宏大,上千掌心佛国全力吸纳,也不可能坚持太久,很快就会撑不住,然后被灵气直接撑爆。祖血蕴含无穷威能,尤其是过去佛祖这样的顶尖高手,每一滴血都有摧毁一座世界的力量,可谓是珍贵之极的至宝,融入金光大道之后,直接就让这件佛门至宝光芒四射,硬生生提升了一层品级。强烈的金光,甚至让诸多道祖都睁不开眼睛,纷纷闭目躲避。过去佛祖虽然名义上说,和地祖是同一时代得道,二者实力应该只是相差一筹。此事在当年引起了轰动,佛门上下更是暴跳如雷,过去佛祖亲自带人调查,却最终什么都没有找到。所以为今之计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方烈的三千掌心佛国自爆。“正该如此!”方烈马上点头道。可以说,只要佛门敢这么干,那就等于是和地祖彻底撕破脸皮,甚至是达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。到时候,绝对免不了一番惊天大战。“师兄说的也有道理,方烈就算进阶道祖,也只是初级道祖,倚仗天道权柄倒是可以横行霸道,可没了这个倚仗,他只怕连师弟我都打不过。”飞尘道尊若有所悟的点点头。这就导致其它道祖完全无法窥探这里的情况,其中就包括地祖。听到地祖这句话,方烈等人倒还不觉得怎样,可是佛门的四位佛祖却一个个都怒气勃发,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。然后他忽然想起,这次见到方烈和福德金仙之后,感觉他们两个身上的气息晦涩不明,难以琢磨,和其他混元金仙并不相同,当时左道之祖以为是环境影响,并没有多想,可现在回想起来,之所以有如此异常的现象,恐怕就是因为方烈和福德金仙已经进阶道祖的缘故。方烈和福德道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他们从来只用傀儡和幻影和左道之祖进行交流,根本不敢亲自来这儿,就是怕吃他临死前的最后一击。“可是他为什么敢和我一战呢?”剑天尊皱着眉头道:“而且还是在那种地方决战,根本就和找死差不多!”下一刻,一座古朴典雅的六角宝塔,便凭空出现,将飞尘道尊罩住,安安全全的保护起来。当然,方烈也没有白拿,身为佛门第五祖,他有很多令人眼红的佛门福利和资源,这些他都拿出来送给其他佛门弟子,算是对这些材料的报酬。纵然过去佛祖心胸开阔,也实在受不得这样的戏耍,所以才一不做二不休,同样豁出老脸,直接对晚辈下手。听见这话,飞尘道尊差点没给气死,感情中央仙土就这么不开,随便偷件宝贝就能欺负了?说话间,昆仑道祖的手心不停的握紧,然后再松开,很是一副手痒的样子。。然后便是第三个第四个,直到地祖取得完全胜利。“你忽悠谁呢?”左道之祖却不屑的冷笑道:“造化大道也是有极限的,只能制造比自己等级低一层的材料,方烈不过区区混元金仙,最多只能制造出大罗级别的材料来,这么多的混元材料,绝不可能是他造出来的!只能是别人送的!”方烈笑着对她说道:“何必和一个死人一般见识呢?咱们的目光应该放长远一点,现在还是对付地祖为先!”

面对飞尘道尊的抱怨,方烈马上微微一笑,然后摆出一副极为无奈的样子,唉声叹气地说道:“说句实话,本座其实也不愿意以大欺小,可是却偏偏有人想以小欺大,倚仗有位好师傅无法无天,没大没小,自以为天下第一,所向无敌,非要和我决斗。我看他是个区区小辈,本不想和他一般见识,可是无奈,他却反而觉得我是怕了他,变本加厉,步步紧逼,甚至派你去昆仑捣乱,打伤昆仑弟子无数,你说你们都欺负到脸上了,我哪里还能安享清宁的日子呀?说不得只能和他做过一场了!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此间种种事情你是亲自经历过的,可,怪不得我以大欺小哟?我也是被逼无奈呀!”虽然不是致命的重伤,最多就是个轻伤,可对于剑天尊来说,已经可以说是近亿年来头一次受伤了!而他出来之后,那个空了的掌心佛国,便会自动飞到外围,将诸多掌心佛国,连同剑天尊的本尊一起,都再次包裹起来,使其变成最外层的防线。可是现在,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人弱点却被利用上了,这块馒头形状的石头,正是和玄黄塔齐名的至宝,佛门三生石!虽然过去佛祖并没有将三大神通最深层次的东西传出去,只是传了一些入门的皮毛而已。说话间,‘左道之祖’的脸就逐渐变化,最终变成了方烈的形象。显然这便是左道旁门之祖,曾经在方烈和福德金仙手上吃过大亏,以至于现在都沦落到给人当保姆的地步。如果他的地祖飞尘道尊不是别人派来的奸细,或者没能牵制住他的本命法宝玄黄塔,地祖也同样可以大杀四方,根本无惧这些家伙。而最为关键的是,前面两件宝贝,地祖的玄黄塔,佛祖的三生石,全部都是天道所赐的功德至宝,是由天道凝练无数功德和先天至宝自然所成,并非是修士炼制的宝贝。而最可怕的,还是它作为偷袭至宝最为关键的隐蔽性,明明已经处于威力最盛,蓄势待发的状态,可是竟然没有传出一丝一毫的法力波动,以至于近在咫尺的左道之祖,愣是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异常。如果方烈可以获胜,他们就付出诸多宝物,可如果方烈败了,那么昆仑就要把无尽魔渊的地盘吐出来给他们平分。而做完这一切之后,左道之祖整个肉身都灰飞烟灭,只留下一丝神魂和完整的本命元灵。转瞬间,百万年光阴便一闪而逝。有了这样的仇怨,可想而知,未来佛祖对左道之祖是何等的怨恨。飞尘道尊听了这话之后,眉头紧皱,似乎还有些不信。除此之外,这些机关傀儡还有一个极为恐怖的属性,那就是不死不灭。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无需如此客套!”左道之祖说道,“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,还是应该合计一下,该如何逃出此地,据我进来之时所知晓的事情,这里是极乐净土万象佛国大阵,总计至少有3000重掌心佛国,打破一重还有一重,重重相扣,无穷无尽,除非可以一口气杀出去,否则绝无生机!”“可恶,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,就让我中了招!你,你肯定是在一开始就对我出手了!”剑天尊随即便恍然大悟道:“该死的,连招呼都不打就出手偷袭,你未免也太卑鄙了吧?”结果地祖发现,飞尘道尊体内并无什么禁制,只是多了一些难缠的佛力,而且他的本命法宝也缩成一团,似乎受到了不轻的创伤。三大佛祖都不是傻瓜,肯定明白这个危机,也知道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,除非他们再一次做缩头乌龟,甘心将无尽魔仙的大半利益献给中央仙土,才能避免这次冲突。“可问题是,无尽魔渊,是他打下来的没错,却并非他净化的,净化的功劳应该归属于佛门。”剑天尊皱着眉头说道:“方烈这次的事情闹得虽然大,可是功劳却要分给其他人,无论是佛门还是福德金仙,获得的功德都不比方烈少,这样算下来,方烈应该不至于直接就成就道祖吧?”“慢走不送!”丹鼎道尊微笑着回礼道,“此次招待不周,还请见谅,下次道友再来,贫道定然要好好招待!”所以道祖之间争雄,那当真是全神贯注,连一眨眼的功夫都不能懈怠,否则就和现在的左道之祖一样,将会成为一场悲剧!只有过去佛祖不紧不慢地捻着左手上的佛珠,然后若有所思的道:“想要破解老衲的过去明王拳,首先就必须先获取过去明王拳的诀窍才行,而这个世上,最了解过去明王拳的人,除了老衲三人之外,恐怕就只剩下真龙了!”“难道不是吗?”飞尘道尊反问道。“可是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呀!”丹鼎道尊还想继续劝说。如果昆仑识相的话,主动付出一些领土,他们也就不为几岁,不再威逼。然后福德金仙对着左道之祖破口大骂道:“你这个老王八蛋,枉你身为道祖,竟然对我这个晚辈连续出手两次,回回都是偷袭,堂堂大老爷们,这样对付一个女流之辈,你羞也不羞?”而佛门三大道祖联手,都打不过地祖一个人,在这种情况下,方烈和福德金仙哪里敢直接和地祖抗衡?掺合到这种高层大战里,只怕人家地祖随便挥挥手,就能把他们全灭了。“那我们就干脆再放宽一点,1万年!”未来佛祖两眼放光的道:“只要我们拖延住地祖,让他1万年内无法为剑天尊招魂,那么剑天尊就算是死定了!”。很显然,方烈夫妻本为一体,再加上他们的师傅昆仑道祖,无形之中已经是三位道祖的组合,虽然实力上略逊佛门一筹,却也差不多可以分庭抗礼,这样强大的势力,如果不给予和他们实力相符合的待遇,日后恐怕会闹出矛盾来。而这样的环境,却愣是被这不起眼的红云所泯灭,由此就可见,这红云肯定比毁灭魔祖的毁灭魔焰更强更可怕,明显是更高层次的道祖级力量!“不行,必须全部交给我!”地祖斩钉截铁的道:“我已经不再追究左道之祖的损落了,你们不要得寸进尺!”于是,地祖费尽千辛万苦,终于得到了天道赐下的功德至宝玄黄塔。只要你的攻击层次没有达到道祖级别,佛门果报大阵里的因果报应法则之力反击回去。

阅读(94875) | 评论(55352) | 转发(72389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这样由于间隔时间相同2017-10-31

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新的问题炼狱龙王成名至今,谁人敢如此轻视他?就算是赤冥龙帝,都不敢太过得罪自己。

有些实力弱的妖族,甚至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。火焰魔主和九幽尊者,俨然已经是战斗到激烈处。对于赤蛟妖王的提议,梦魇妖王摇摇头。天空上,五彩斑斓。,荒芜之地,深处。

空气被混成泡沫10-31

滴答!两道光束从其眸子里射出,破空而去,瞬间湮灭了那颗坠落的大星。当然,人族方面,也会派遣出不少军队。

新装急诊室开诊24小时内10-31

李子墨的手指,平伸而出,指向了炼狱龙王。慕清月沉默,看着一脸平淡的李子墨,点点头。连强大的通天兽王都是被其斩杀,那么实力稍弱的黑翼兽王,则就不值一提了。

不管是显教的天台宗、华严宗、法相宗10-31

虫族母皇肤白貌美,并且赤着身子,仅仅身披轻纱,那玲珑身段让主宰境巨兽呼吸急促。嗤!而在几座覆灭的巨兽族聚落之中,一枚枚虫卵出现,寄生于那些死去的巨兽。

这个时候难以控制的时候10-31

“我虫族,永世不得侵犯人族一寸领土,若有违背,叫我虫族万劫不复!”下方那些妖族和龙族,更是惊的目瞪口呆,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。“吼!”

就割起来给母亲熬点汤10-31

随着一声轻喝,一头雷龙从李子墨的指尖冲出,爆发出巨大的威压,直冲赤冥龙帝。轰隆!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杀,杀到你们开口求饶!”